觀點:食藥檢機構改革不能止步于“整合”

根據國務院下發的《關于整合檢驗檢測認證機構實施意見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要求,到2015年底,基本完成事業單位性質的機構整合,轉企改制工作基本到位,市場競爭格局初步形成。從全國的情況看,原國有檢測機構大多完成了機構整合、人員劃轉、資質認定、設備更新等,在機構整合的基礎上壯大了實力,增強了檢驗檢測的市場競爭力,這無論是對監管部門還是檢驗檢測機構,都是很大的鼓舞,應當給予“點贊”。

但前期所有整合工作的最終目的是要促成“市場競爭格局初步形成”,因為只有形成了公平、公正的市場競爭格局,才能引導檢驗檢測機構積極貼近市場監管需求,才能保證其競爭實力和技術創新。正如《通知》中“政府引導、市場驅動”的要求所指,在形成檢驗檢測機構競爭格局的過程中,政府的作用是“引導”而非“主導”,其目的不僅在于防止政府過度介入而影響檢驗市場的公平、公正,也在于防止因“溺愛”而“捆了企業的手腳”,因“幫扶”而“減弱了生存能力”。

目前,與脫胎于體制內的檢驗檢測機構相比,第三方檢測市場的成長壯大還面臨一些政策上的制約,民營檢測機構并沒有獲得更多的政策利好,建立充分競爭的市場格局與《通知》要求的進度尚有較大差距,培育出“布局合理、實力雄厚、公正可信的檢驗檢測認證服務體系”仍需假以時日。主要表現為政府還不習慣于在更大范圍內“購買檢驗服務”,一些檢測機構仍滿足于以產品定性檢測為主,以至于在思想和行為上仍舊“穿新鞋,走老路”,沒有將檢驗檢測市場化與食品藥品市場對接,無力為行政監管提供及時、有力、深及終端的技術支撐。比如《食品安全法》第六十五條規定,食用農產品銷售者應當建立農產品進貨查驗記錄制度,如實記錄食用農產品的名稱、數量、進貨日以及供貨者名稱、地址、聯系方式等內容,并保存相關憑證。記錄和憑證保存期限不得少于六個月。而在實際操作過程中,索票、索證制度卻很難落實,因為根據法律規定,未經加工的食用農產品不需要取得經營許可,這就導致一些從事市場批發業務的商戶直接從農產品生產者手中直接進貨,這些批發者手中根本就沒有檢驗檢測證明,也就給下游銷售渠道索票、索證制度的落實造成了很大困難。這些問題的產生,有法律制度銜接不夠、規定不具體的因素,但主要還是受制于當前的檢驗檢測體系的“不給力”:一方面受原有檢測慣性和人員力量的限制,整合后的檢驗機構難以為監管肩負起“頂天立地”的技術支撐;另一方面受檢測市場競爭不充分的影響,社會檢測力量沒有得到充分發育,沒有形成“鋪天蓋地”的第三方檢測力量的充分供給,政府購買檢測服務的市場廣度受到局限。“高尚的競爭是一切卓越才能的源泉。”檢驗檢測市場競爭充分是未來食品藥品監管尋求技術支撐的沃土所在。

囿于目前的困局,一些食品藥品經營企業和農產品批發市場積極謀求提升食品自檢能力,這也是對社會檢測力量不足的有益補充,值得大力推廣。如本報報道的北京新發地農副產品批發市場中心、北京市家樂福商業有限公司通過加大資金投入購置儀器設備,通過外界技術幫扶建立自己的實驗室,實現了對食用農產品檢驗檢測的自我保障。但這種檢測機制,仍需納入檢驗檢測認證機構的統一規劃和建設,以保證企業自身檢測的行為公正、數據準確,打造“產管并重、社會共治”的監管生態,嚴把從農田到餐桌、從實驗室到醫院的每一道防線。(葉賢圣)

文章出自:中國醫藥報

上一篇:
下一篇:
腾龙娱乐 延寿县 察雅县 夏邑县 嘉义市 彩票 明水县